Findream事件已落幕?

by


經過了差不多一年的起訴審判,Findream和Sinocontech兩家公司的老闆, Weiyun (Kelly) Huang在2020年6月26日被判入獄37個月罪名是共謀實施簽證欺詐。這兩家公司被檢控的原因是為國際學生提供虛假的就業證明文件,讓他們能以F-1 OPT 或H-1B的身份延長逗留在美的時間。根據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報告,至少有2686名外國學生牽涉其中。


但是審判的結束並不意味著F/S的事件就此畫下句點,反而是在曾經從這兩家公司收過各種就業文件來解決OPT或STEM OPT失業期的國際學生群體中產生了連鎖反應。


這些現在大多還持有F-1或者H-1B的國際學生也在擔心這國土安全部(DHS)是否會就F/S的事件對他們採取進一步的動作。暫時來說,還沒有跡象表明DHS會像北新澤西大學(UNNJ)行動中一樣大規模地逮捕這些非移民簽證持有人。但是與Findream或Sinocontech這兩家公司有所牽扯的問題卻開始在不同的情況下出現,並且短期內應該不會消失。

 

最常見的情況是申請中的證據補件(RFE)。有不少在這兩家公司掛靠過的申請人在轉換身份、H-1B延期或轉換僱主,甚至調整身份申請中都遭遇了RFE。這些RFE都集中在申請人有無合法維持自己的非移民身份(Maintenance of Status)的問題上,有部分RFE甚至質疑申請人曾經在申請中作出了虛假陳述(Misrepresentation)。如果申請人被認定曾通過虛假陳述獲得移民福利,這會成為“不被接受的理由 (Ground of Admissibility)”  ,並會影響他們入境美國或申請綠卡的能力,在美國境內的申請人甚至有可能因此被遞解出境。

 

另外也有報導稱一些在OPT期間在Findream掛靠過的中國學生在回美時在機場被海關及邊境保護局(CBP)官員截停並遣返。有一些學生或者工作者甚至在美國境外登機前夕被告知簽證因為掛靠問題被取消而不能登機。

 

那麼有過掛靠的歷史該怎麼辦呢?視乎每個人的個人情況和計劃的不同,有不同的解決方法。如果外國學生或工作者有充分的證據證明自己無意欺騙政府,他們可以嘗試回應對於他們涉嫌簽證欺詐的指控。另外,對於可以證明如果他們被遞解出境或拿不到簽證回美會令身為公民或綠卡持有的配偶或父母承受“極大困難(extreme hardship)” 的申請人有可能可以申請到豁免。另一些人可能會選擇取消身份和盡早離開美國以避免DHS對自己作出不利的裁決或者在美變成非法居留。但是由於目前的疫情和旅行禁令,回國也不是一條容易的路。

 

在作出決定前,我們建議外國學生和工作者最好先咨詢有經驗的移民律師,探討清楚自己的需求和選項。畢竟每個人的情況不盡相同,同一個問題,不同的角度和需求會有不一樣的答案。


关于作者

Paul Szeto (司徒百良律師) served as Assistant District Counsel for the New York District of the former 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Service (INS) from 1994 to 1999. Paul was granted the American Immigration Law Foundation's Edward L. Dubroff Memorial Award for outstanding writing in the field of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Law in 1994. Paul is in private practice now, focusing on employment-based and family-based immigration cases. He can be reached at info@szetolaw.com